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资讯 > 正文

新四军机枪手斥抗日神剧"瞎胡闹":编得太邪乎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9-25 05:36

90岁的王进昌。记者陈勇 摄

我们当年是这样的,在战场上只能向前,要么让对方倒下,要么自己倒下……

首席记者陈勇

我跟鬼子打过无数次仗,他们出来扫荡,抢老百姓的东西,我们要阻击;我们扒铁路、攻炮楼,要跟他们刺刀见红地干,几乎天天打。

打鬼子,可跟电视剧里的不同。记得有个电视剧,说九个鬼子端着刺刀,呈扇形围住一个女的,被那个女的用手一扒拉,鬼子就都倒了,这怎么可能。现在有的抗战电视剧“编得太邪乎了,简直是瞎胡闹”。

采访中,谈起近来出现的某些“抗日神剧”,作为一个跟日本鬼子真枪真刀干过的老新四军,王进昌无奈地直摇头。

90岁的王进昌是河南舞阳人,1944年参加革命,曾为新四军五师警通连战士、机枪手,他告诉记者,真实的打鬼子,应该是这样的——

千家火,万家水

都来“煮日本鬼”

我是河南舞阳人,我们村离县城只有二三十里地,当时,鬼子三天两头到我们村扫荡,抢牛抢羊。老百姓家里的东西都被抢光了,实在活不下去了。

这个时候,新四军来到我们村,说是专门打鬼子的队伍。一进村,他们就做抗日宣传活动,其中有一个叫《煮日本鬼》的节目特别受欢迎。就是在空地上架一口锅,锅里添上水,各家用面团捏成鬼子的形象往锅里扔,边扔边唱,千家火,万家水,都来煮日本鬼。这歌词太解气了,周围十里八村的百姓都赶来煮日本鬼,有些家里没有面,就用泥巴捏成鬼子的形象扔到水坑里,边扔边喊,淹死日本鬼,淹死日本鬼。

这种抗日宣传的效果非常好。

新四军进村没几天,村里的好几个青年报名参加了军。那时我18岁,血气方刚,为了当新四军还专门走了一下“后门”,找到住在隔壁的“连长”,报名参了军。

首次阻击战领到十发子弹

印象最深的是1945年那次阻击战。那次,我们营奉命保护工兵连从信阳沿铁路北上,到一个指定地点去炸铁路。

那天,天刚刚黑,我们三百多名战士就跑步前进,赶往指定地点,为了避免被敌人发现我们专挑荒山野岭走。当时,我是一个新兵,具体去哪,我不知道,反正跟着部队走。也不知道走了多远,只记得过好几道河,一直走到后半夜,才在一个偏僻无人的铁路边停下来。

我们在铁路两头一公里处刚挖好简易掩体,远远地就听到鬼子皮鞋发出的脚步声。

“隐蔽,等鬼子走近了,看准了,再打。”班长低声发出命令。路上,他告诉我们,这次,我们要用TNT炸药炸铁路,那是一种威力很大的炸药,工兵在铁轨下挖洞,埋炸药,大约要两个小时。也就是说,我们要在这里坚守两小时,保护工兵把铁路炸毁,才能撤退。

这是我第一次跟鬼子面对面地打阻击战。以前,我跟着部队打过几次伏击、攻炮楼,基本上是打了就走,冲在前面的都是班长、排长和老战士,像我这样的新兵,发三五发子弹,跟在后面,能打两枪就算不错了。这次执行任务前,班长发给我十发子弹,说是会有一场恶战。

曳光弹下数百日伪军扑来

看着前面隐隐约约扑过来的人影,说实话,我心里有点紧张,我用力把枪托顶在了肩上,悄悄拉开枪栓瞄准。第一次打枪时,因为没有顶紧枪托,我的肩膀几乎被枪托的后坐力震脱臼了,痛得一个礼拜都抬不起手,后来老兵告诉我,要用力把枪托顶紧才行。

敌人越走越近。突然,我身后一枚曳光弹射向了敌人,借着曳光弹紫红色的亮光,我看到前方一两百米的地方,有好几百名鬼子和伪军向我们扑来。

“打!”随着营长一声低吼,周围传来了“啪啪啪、嗒嗒嗒……”的密集枪声,我也瞄准了一个目标,扣下扳机。隐约中,对面有几个人影倒下,其他的敌人立即散开,趴在地上还击。

铁路的周围是一片平原,没有树木和城墙等遮挡物,曳光弹落到地上,照射的范围很小,不一会儿就灭了,还没等第二颗曳光弹升起,双方摸黑打了起来,机关枪,步枪,飞射的枪弹在空中发出嗖嗖尖叫声。

木棍当枪练了半年

参加部队后,先是训练半年,没有枪,每个人就找根棍子,用刀刻几个印子代替。

1945年春节过后我正式编入连队,才有了第一支枪——汉阳造,就是汉阳兵工厂生产的步枪,这可是支好枪。当时,我们的装备差,部队里的枪五花八门,什么都有,套筒子、水鸭子、中正式、三八式、捷克式,有的打得响,有的打不响。有支能打响的汉阳造,就相当不错了。

那时候,湖北、河南大部分城镇都沦陷了,我们新四军的主要任务是配合正面迎敌的主力部队,在敌后打击、牵制、搔扰日军。

敌众我寡,武器又差,正面干吃亏,我们就跟鬼子打游击战。白天进山休息,晚上下山,扒铁路,炸碉堡,打鬼子。鬼子出来扫荡,我们就在半路打阻击,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跟鬼子干一场。

听到“扑、扑”声说明在打你

这时,鬼子曳光弹也打过来。突然,前面传来“扑、扑”的两声,我连忙低头躲进掩体,一颗子弹,从头顶飞过。据有经验的老兵说,在战场上,你听到子弹发出嗖嗖声的时候,一般子弹都是射向别的地方,当你听到子弹发出扑扑声的时候,那就是敌人正在打你,子弹打在你附近土堆的声音,你应该立即躲起来。

等我再次从掩体爬起来时,有几个黑影,弯着腰向我们这边摸了过来。等他们走到离我们只有四五十米时,我和几个战友朝他们丢了几颗手榴弹,将他们打回去。

就这样,敌人借着夜色向我们一次次发起疯狂冲锋,我们一次次将他们打回去。甚至有好几次,鬼子都冲到了我们阵地跟前,借着火光都可以看清他们的脸,我们就跟他们拼了,硬把他们打回去。大家都杀红了眼。

大约两个小时后,身后传来了几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我回头一看,身后的铁轨被炸得像麻花一样,飞上了天,然后落在地上发出“嘭登、嘭登”的巨响。

铁轨被炸断后,对面的鬼子和伪军像泄了气的皮球,只躲在暗处打冷枪,不再向我们阵地发起冲锋。我们营则保护着工兵悄悄撤离了战场。经清点,我们伤亡两人,鬼子和伪军伤亡大约十余人。

第一次跟几百人的鬼子和伪军硬拼了两个小时,并成功完成任务,我觉得,我还行。

抢山头累得口吐白沫

后来我当了机枪手,因为我个子大,有力气。一挺机枪,二三十斤重,打仗时,要扛着它一晚上跑几十里地,或者去抢山头,没点力气不行。

机枪,是压制敌人的重要武器,部队一般都会用在最前线。比如,两支部队遭遇后,一般都会派人抢占附近的山头,谁先抢到上面,架起机枪一扫,对方就完蛋了。

我当时手里的机枪是一挺“歪把子”,32斤重。由我和两名搭档负责。每次攻山头,我们三个人就换着扛,拼命往山上跑,那是真拼命,你晚一步,就会被别人打死。

你听说过看山跑死马这句老话吧。抢山头,有时看着山不高,可是要想爬上去,要翻山梁、越山沟。我们每次都是往上跑,常常跑上去后,连气都来不及喘,就拉开枪栓打。有时候,第一个跑上去的,累得口吐白沫,连枪栓都拉不开了,后面赶上来的人就立即接过枪,拉开就打。

无数次,生死一线。

说了这么多,你可能没什么体会。这样说吧,如果是打仗,我扛着机枪,5分钟内就能爬上东湖磨山顶。

机枪手只能玩命死磕

在战场上,机枪杀伤力大,是敌我双方重点盯防打击的对象。双方一摆开阵势,首先就要想办法打掉对方的机枪手。

作为一名机枪手,你没法像步枪手那样,低头躲在掩体后面射击。你想一想,机枪前面有两个支架,你要打,就必须站起身,上半身根本没法掩护。还有,你要是躲起来,没有火力压制,对方攻上来怎么办?作为机枪手,要想活命,只能豁出去,不要命,跟对方死磕,压着对方打,把对方压下去,你才能有一线生机。

还有就是冲锋时,你必须果断,一口气冲过去,或冲到一个掩体后再找机会,稍一犹豫,或看到旁边有人倒了,想往回撤,那就有可能送命。两军相遇勇者胜,有好几次,我和敌人迎面相遇。我拉开枪,“突、突、突”就是一梭子,将对方打倒在地……

作为一名机枪手,在战场上只能向前,要么让对方倒下,要么自己倒下,没有退路,九死一生,能活到现在,我很幸运。

来源:武汉晨报

责任编辑:李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