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资讯 > 正文

他办艺术展、改造废弃小学 荒村变桃源吸引数百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1-03 03:50
window.sina_survey_config = { surveyCss: true, //调查问答样式true, false, http (不使用默认样式配置false或者不传此参数) resultCss: true, //调查结果样式true, false, http (不使用默认样式配置false或者不传此参数) source: 'vote' //通过来源设置图片宽高 sina(手浪), vote(默认) }

  导语:两个月前距离东京只有两小时车程的小村落里,结束了三年一届的“大地艺术节”,这是目前全球最大型的户外艺术节,没有之一。(来源:InsDaily)

  大地艺术节从2000年正式开始举办,三年一次,今年已经是第七届了。

  艺术节贯穿了整个小村镇,展馆里是各种艺术展览,展馆外是因地制宜的大型艺术品。

  从室内到室外,走到哪哪都充满艺术的气息。

  它不止圈粉了全球各地游客,连当代艺术圈的大咖Christian Boltanski、草间弥生都是它的小粉丝,不仅前来观展还亲自参与创作。

Christian Boltanski《最后的教室》Christian Boltanski《最后的教室》 草间弥生《花开妻有》草间弥生《花开妻有》

  还有草坪上巨大的“绿色别墅”……到处生机勃勃,热闹无比。

  连ins上超火的这对日本老年潮人组合也前来打卡。

  可没有人敢相信,承办这个全球着名艺术展的这个小村落--越后妻有,原来是个荒村。越后妻有在日文中的解释是“被大雪覆盖的村落”,这里也是川端康成笔下的“雪国”。

  过去这里交通闭塞,世代以农耕为主,所幸物产丰饶,但随着日本现代化进程发展,越来越多年轻人离开前往大城市,只剩下留守的老人。

  760平方公里的土地,一度仅剩6.5万人在这生活,人口密度仅相当于东京的6分之一,十间屋子有九间是空的,连当地的小学都因为孩子的减少而逐渐被废弃。

  越后妻有似乎太过安静了!

  而“大地艺术节之父”--北川富朗的出现,打破了这个小村落的沉寂。

  北川富朗是日本着名的策展人,他在看到当地居民生产和生活陷入困境,山野景色被遗忘后,“为了让生活在这里的老人重现笑容”,他提出了大地艺术节的概念。

  从1996年开始,他开始在居民和当地政府之间奔波,得到支持后,开始以天地为场地,以山林为舞台,用艺术将它们融为一体,大地艺术节想法成了型。

过去六界艺术节海报过去六界艺术节海报

  传统与现代、城市与乡村该如何共生?也许我们能在北川创办的大地艺术节中找到答案。

  他联合艺术家们一起脑洞大开,以乡土为主,艺术为辅,在尽可能地不破坏当地设施的前提下,推广艺术旅游品牌。

  来自俄罗斯艺术家Llya和Emilia Kabakov的作品《梯田》,安排了几个勤劳的“农民”和两三头“牛”,不分春秋昼夜,坚守在田野间,附上贴心的讲解。既没有破坏原有的植被和土地,反而让游客了解了土地与农耕之间的意义。

  大自然的风光就是最好的艺术,只在平静的湖面上摆放固定好的花瓶与框架,通过光线与倒影,还原了山水的自然美。

  日本现代玻璃艺术家行武治美的《再构筑》,将玻璃工艺与田间废弃小屋相融,让原本失色没有价值的小房屋加入了艺术品的行列。

  越后妻有处处是风景,艺术家们只简单地摆上木制镂空窗格,就会让每一位游客驻足欣赏,巧妙的心思让这篇树林有了新的观赏价值。

  这里的火车每两小时才有一趟,通过这个飘窗往远处看,为每一位路过的游客祈祷祝福,人与人,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永远都不变。

  被拆卸下来的废弃木材和玻璃窗也能结合在一起,变成这样一个将阳光引入的秘密通道,还有一丝穿越时空的错觉,游客们走到这才会发现,原来变废为新也能成为艺术。

  不需要苦练轻功,在这里也能学会飞檐走壁,通过镜面视觉效果,大家“都会飞”啦。

  “雪国”自然是不能少了雪,厚实的积雪铺满大地,成了绝佳的投影地,这样一场夜间视觉盛宴成了季节限定,在日本并不稀有的雪景成为了艺术最好的承载地。

  美国光影大师James Turrell的作品《光之馆》,这不仅是一座展馆,还是唯一一家可入住的艺术民宿,房间经常一秒售空。

  之所以称为光之馆,是因为在这里你可以透过天窗观察24小时日光变化,感受光与建筑之间的美妙。

  屋子里到处开满了大小不一的窗户,你可以躺在榻榻米上从窗户的边缘慢慢欣赏蓝天的深浅变化,热爱蓝天的人即使躺一天也不觉得厌倦。

  荷兰建筑团队MVRDV设计的《松代农舞台》,这个建筑模仿昆虫设计。

  触角着地可以避免到冬天被大雪覆盖,室内是宽敞的艺术展厅,四周的落地玻璃还能让你在观展的同时欣赏屋外的景色。

  介绍了这么多,里山现代美术馆才是承办大地艺术展的最主要场馆,由日本着名建筑师原广司设计。

  场馆中庭是阿根廷艺术家Leandro Erlich专门为今年大地艺术祭创作的新作《Palimpsest:空の池》,水中倒映过来的里山美术馆别有一番艺术风味,几乎是今年展会中每个人比打卡的点。

  场馆中常年摆放着Elmgreen和Dragset作品《无力结构》,被堆砌的箱子没有任何相连接的中介却能牢固摆放,其中的环保内涵不言而喻。

  孩子们还可以在专门设置的游乐场所随意发挥想象,在艺术的世界里徜徉。

  这里出产全日本最好的米、酒、鱼,好水养好鱼,好水出好米,好米自然出好酒,前来观展的游客,可以在美术馆的餐厅里品尝到最地道的美食。

  这些物产也令当地的居民非常骄傲。

  北川与艺术家们通过当地原有风貌和设施的改造,让当地居民获得文化自豪感,艺术旅游的招牌吸引来了游客,也让他们有了信心。

  同时,他还将被废弃的小学改头换面,打造出了另一个招牌。09年被废弃的十町市立清津峡小学,被改建为清津仓库美术馆重新开放,美术馆门口的“SoKo”就是“仓库”的发音。

  在这里,有足够大的空间容纳千奇百怪天马行空的创意,艺术家们的作品似乎找到了最佳容身处。

  日本艺术家矶辺行久的作品在废弃校园的楼梯拐角空间完美结合,版画、浮雕为孩子们的世界带来更多艺术种类。

图片来源:voicer图片来源:voicer

  日本着名绘本艺术家田岛征三收到北川的邀请,赋予废弃的真田小学新生,以一间旧校舍、两只怪兽、三个孩子与最爱的老师组成有趣的雕塑形象,所以这里又被称为最魔性的小学。

  还有电影来为越后妻多宝平台登录有打call,小田切让主演的电影《摇摆》就曾经在这里最古老的一座木制吊桥--见仓桥上取景。

  北川与艺术家们复活了这片土地,为越后妻有打造的大地艺术节成了这里的专属名牌,从最初的几万人到现在上百万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客,让当地的居民有了越来越强的家乡自豪感和生产动力。

  为了帮忙照顾家里的旅店、餐馆、酒厂生意,不少远离家乡的年轻人开始陆续从大城市搬了回来。

  孩子们四处奔跑撒欢~

  热闹的越后妻有又回来了!北川的心愿实现了。

  甚至还有一批愿意为大地艺术节出一份力的外来人士,他们组成了一支自愿者团队,还给自己取名为“小蛇队”,这支队伍正在壮大,每个人都陶醉在奉献劳动,收获笑容的快乐中。

  北川知道,这不仅是一次简单的乡村改造项目,更是传统与现代、城市与乡村如何共生的问题,它的成功也许意味着有更多的农村也能效仿,从而一定程度上改善农村老龄化、生产力低的现象。